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古今人物
陈资始
—— 中共党员陈资始从事地下工作鸿爪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5-09-18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正在为新修湖口县志搜集资料。一天,一位汪陈氏老婆婆向我诉苦:“我真为我哥哥惋惜!他为了革命卖了60亩水田,而出版的几期文史资料,没提过一次他的名字。”我问她:“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她说:“叫陈天中,江桥陈邦道村人。”在我搜集到的资料中还真没有见过这个名字。后来问县党史办的同志,他们也说在现有的湖口党史资料中也找不到陈天中这个名字。只听说,土改时,他家划为地主成分,要抄没财产。老革命王利章(曾任湖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对农民协会说过,他家有人参加过革命,你们不要乱搞。

  后来,我去南昌市拜访一位年迈的古籍收藏家王咨臣老先生。民国年间他与湖口县的知名人士多有接触。我问他知不知道湖口县的陈天中?他说,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陈资始?我说,对,对。他立即从故纸堆里翻出了一卷已故革命老人胡讷生手写本革命回忆录。在讲到出版《贯彻日报》时,胡有这么一段话:编辑工作“除我以外,尚有陈资始(编辑新闻)、陈之琦(编辑副刊)、舒味三(他是南昌老记者,对外接洽、发行及采访新闻等等,均由他一手包办)等同志。”很激动,陈资始这位革命老人的名字第一次在我眼前出现了。舒味三,我知道,他是中共党员,江西靖安县人。19263月,受党组织派遣,以江西通俗教育所巡回讲演员名义来湖口进行革命活动,帮湖口创建了共产党组织。

  胡在回忆录中还说,出版《贯彻日报》之前,时任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的郭沫若在南昌召开了各军政工人员会议。各军党代表林祖涵(即林伯渠)、李富春、朱克靖等同志参加了会议。会期三天,并照了一张照片,今已不存。后来我们在档案馆找到这张照片。一共是14位。除郭沫若、林祖涵、李富春、朱克靖、胡讷生之外,还有李一氓、方志敏、陈资始、舒味三等,另有几位叫不出名字。

  后来又从陈奇涵传记中(陈奇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最高军事法院院长)得知,《贯彻日报》除了设社长(因为是以国民党南昌市党部名义办的,社长由南昌市党部书记长胡讷生担任)之外,还有副社长,由中共党员陈资始担任。另设经理一人,由中共党员陈奇涵担任。这里明确了陈资始中共党员的身份。这也说明,《贯彻日报》是由中国共产党掌握的地下刊物。陈资始是这一刊物的担纲人物。胡讷生回忆录和陈奇涵传记都提到,《贯彻日报》除印刷工人外,其他人员均不拿工资,而且还要筹款。汪陈氏老婆婆说她哥哥陈资始卖了60亩水田,就是为出版《贯彻日报》筹款。

  《贯彻日报》是在什么背景下出版的?19266月上旬,北洋军阀所属江西第五师赖世璜所部,向北伐军投诚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四军,仍由赖世璜担任该军军长。北伐军总政治部派胡讷生、陈奇涵、傅肖先等同志至赖部开展政治工作,主办了《猛进周刊》,公开发行。其时,武汉方面国民党中央谭延闿、宋庆龄、邓演达等多数左派,主张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迁往武汉,以提高党权,使军政分开。此时蒋介石作为北伐军总司令已驻扎在南昌。主张在南昌成立中央,使党权、政权置于总司令的卵翼之下,实行个人独裁。因而截留了由粤经赣州、南昌赴武汉的中央要员。自周恩来、宋庆龄、谭延闿到达武汉,召开中央扩大会后,双方斗争日趋恶化。蒋介石一伙封锁武汉中央文告,使中央精神无法宣传、贯彻。《猛进周刊》便将武汉中央重要决议、文告陆续刊登,为江西各界争阅。在前线作战的赖世璜军长,得知这一消息后,怕惹怒了蒋总司令,即电令该军在南昌留守处长温晋城对《猛进周刊》接收停办。武汉方面消息又复滞阻。于是郭沫若在南昌召开政工人员会议,决定秘密出版《贯彻日报》,以求将武汉中央精神贯彻下去。于19261220日即发创刊号。该报一出,大受革命同志和广大人民群众欢迎,以先睹为快。出版未及十日,即被反动派查禁。直至192742日打倒AB团,武汉中央决定开除蒋介石党籍,撤销其一切职务。《贯彻日报》又发了一次号外。这年6月分,朱培德“礼送共产党员出境”后又被迫停刊。“八·一”起义时又复刊,至85日最终停刊。大革命失败后,反动派追捕主办《贯彻日报》的同志。舒味三于1927825日被捕,次日惨遭杀害。胡讷生、陈资始潜逃,幸免于难。

  赵相禄,原是印刷《贯彻日报》工人的头儿。1963年他有这么一段回忆录: 1927624日,是朱培德“礼送共产党员出境”后的第十天,我是当时代理民政厅长陈资始(共产党员)派到涂家埠任永修县公安局长,在永修县长王环心(共产党员)同志的协助下,总算接到了事。7月底的一个晚上,叶挺、贺龙的部队开到了涂家埠。这时涂家埠山下的铁路大桥被反动派破坏,不能通行。当时有一位副官找到我,很秘密地说:“我们是叶挺、贺龙的部队,有紧急任务要到南昌去,请你们在今天晚上将桥修好,以便部队通行。”当时我想,陈资始曾经给我讲过叶挺、贺龙的事;今晚他们为什么直接来找我,是否与陈资始同志已经联络好?自己本来就是陈资始同志安排在这里的一枚棋子。于是我立即组织一百多名铁路工人,赶紧将桥修好了。使得叶挺、贺龙的部队及时赶到南昌参加“八·一”起义。后来,张发奎的部队要去南昌镇压“八·一”起义,我又奉陈资始的命令将桥拆除。阻碍了张部向南昌进发的速度。“八·一”起义军撤离南昌后,朱培德说我援助了“八·一”起义,撤了我的职,并通缉我。我逃到上海,又会到了陈资始,他把我安排在法租界升平里居住。

  从赵相禄的回忆中,我们明确了陈资始在“八·一”起义中是充当什么角色。

  1926年,李烈钧离开江西省政府后,朱培德尚未接任,这中间有几个月的空档。由原民政厅长杨赓笙(湖口县人)代理省长。陈资始原先的公开身分是民政厅秘书长。与杨赓笙厅长是表兄弟关系。以此推理,赵相禄说陈资始是代理民政厅长是完全可能的。那时民政厅长可以任命县长,当然县公安局长更可以任命。赵相禄的确是陈资始利用这一职权为革命布下的一枚棋子。在“八·一”起义中确实起到了重要用。

  南昌市陈维柏是当年《贯彻日报》的外勤记者。1968年在他的自传中写道:“八·一”起义后约两个月,陈资始又潜回南昌,说还有一桩重要任务未完成。那时南昌形势极为严竣。他就藏在我家。后来我资助他30块大洋作旅差费离开南昌,才得脱险。后来与陈失去联络,不知其下落。上世纪60年代还为此而招来麻烦:因为他无法说清陈资始当时去了哪里,现在何处。于是把他作为出卖和杀害陈资始的嫌犯而接受审查,直至含恨而死。

  汪陈氏婆婆说,“八·一”起义后陈资始回了湖口,没敢回家。而是躲在南港马鞍山与家人偷偷 见了一面。后来化名刘某某逃到浙江台州当家庭教师。学生是罗孟夔、罗孟达姐妹俩。后来她们在陈的引导下,要求进步,双双加入中国共产党。孟夔还与陈资始结为伉俪,三人结伴潜往上海寻找党的组织。

  汪陈氏婆婆还讲了一段小插曲:1930年,陈和孟夔生了一小男孩。他俩因革命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孩子,就在老家将陈的前妻接到上海给他们带孩子。这位前妻在上海一个熟人也没有,两眼一抹黑,天天闹着要回湖口。没人带她又无法回来。一次见有三、四位湖口人关在陈资始卧室谈话。她只认识陈远绍和钱成九,便冲进房内,吵着要陈和钱带她回家。陈资始神密兮地将她推出门外。后来那几位湖口佬也不知道何时离开的。在湖口党史中有这么一段记载:19307月“谭和(中共湖口县委书记,都昌人)、沈春生、陈远绍等到上海找到党中央。”应该是通过陈资始找到党中央的。

  陈资始的父亲早年在南昌搞盐务,陈资始从小就远离家乡随父在南昌读书,后考入广东韶州讲武学堂,毕业后即投身革命。陈革命活动的地点主要在南昌市范围,似乎与湖口的中共党组织没有联系。其实不然。我有一种感觉,1926年,舒味三作为陈资始的亲密战友,为什么单单到远离南昌的湖口县来创建党组织呢?陈远绍等人为什么到上海是去找陈资始呢?这一切都说明陈资始与湖口的中共党组织,与湖口的革命活动有着密切的联系。只是因为革命的需要,他要把自己的真实身分深深地隐藏起来,默默地奉献自己的热血和聪明才智,甘当地地道道的无名英雄。湖口人民对他了解得太少,难怪汪陈氏老婆婆深深为其哥哥惋惜!

  作为一名地方志工作者,我每想起汪陈氏老婆婆这番话,总有些汗颜,有一种负罪感。在过去的工作中,对陈资始这位革命老人的革命业迹没趁着还有一些老同志健在而尽量予以挖掘,以至没能让他的革命风范充分得到发扬光大。(刘文政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